遇到瓶頸的梁碎

一個存腦洞的地方,目標是天坑級寫手(不



輕微cp潔癖,但是大部分都可以接受,絕對不吃的是安雷瑞嘉跟博天(有不好的經驗

午夜时,我为黎明哭泣

安哥生日快樂!我昨天有帶你看很多小姐姐哦!(跑走

葉千嵐:

卡米尔完全没出现的卡安
紫罗兰永恒花园的paro
这篇是跟 @遇到瓶頸的梁碎 一起码的文


———————————————
「安迷修,你觉得啊,小马、兔子跟小狗那一个好呢?」丹尼尔微笑的拿着三只玩偶对着安迷修问道。


精制的玩偶眼睛是不同颜色的玻璃珠制成的,配上色彩鲜艳的缎带点缀,绝对是人见人爱的礼物。


「我不知道。」安迷修却眼神平淡的回答。


这个让丹尼尔瞬间噎住了,他僵了一下,随后换上比较严肃的口气。


「嗯……那假如不选出来的话,世界就会完结的,三、二」


「那……我要小马,可以吗。」


最后安迷修依然做了一个决定,虽然是被迫的。


「那么,来。」丹尼尔将小马娃娃递给了安迷修,少年盯着马娃娃的绿眼,抚摸着棕色的绒毛。


「这样处碰玩偶,开心吗?」看着他像是试探的动作丹尼尔忍不住问。


「我……不明白开心的意思,不过,想去处碰它」说着安迷修又用脸往小马娃娃身上蹭了蹭,绒毛微微安抚着脸上敏感的肌肤,带来舒服的痒麻。


「嗯,那为什么选小马呢?」


「唔……我也不知道,就……。」安迷修不知该怎么回答,沉默的盯着小马,接着咬着小马的耳朵就不说话了。


丹尼尔见状也就不在询问,而是静静看着车窗外,那被战争摧残过后残破的土地,和开始慢慢复苏的生机。


-To Be Continued
———————————————
雷总生日贺太忙没码,然后雷总生日后马上说要来码安哥生日贺,本来想说要在安哥生日那天放完整篇文,结果窗了,目前才码不到400字,后续什么时候出的来......别问我(拉着碎碎开溜


祝安哥生日快樂(边溜边喊

一個被我刪掉的結局,佔TAG抱歉

这是我原本一篇文家太线的he后来被我删了改成be了(这代表我对太子的爱(不

内容大概是哨向paro,现代社会,没有塔制度,太子在复仇家族后重伤昏迷被家主救着,醒来后溜了让家主满世界找人,最后在俄罗斯森林的古井中发现摔下去的黑猫太子(不

太子(哨兵→向导)的精神体是黑豹→黑猫(叫奥兰多),家主(哨兵)的精神体是北极狼(叫虚)。

太子私设叫雷政
家主私设叫紫堂昴


















「你还带着这个啊。」雷政看着紫堂昴手上的戒指,昴二话不说拿出挂在脖子上的另一枚对戒戴回到他的手上。
雷政满意伸起手看了看手指上的饰品,黑耀石在夜光下闪闪发亮,银制戒环也晕着柔柔的白光,十分的赏心悦目。
「可是我又没有说我要戴。」说完他作势要把戒指拿掉。
紫堂昴突然狠狠的抱向他,用力的把他嵌到自己的怀中,雷政被抱的有些呼吸困难但也意外的安分。
主要是因为他刚刚差点又被这人撞的从丼口滑下去,这次摔下去大概真的就没救了。
在地理威胁下,雷政被迫坐在他的手臂上的被抬着离开,一旁的北极狼背上背着自家黑猫耀武扬威的跟在后面。
他依然打死不肯跟紫堂昴说任何话,整个人挂在教授的肩膀上盯着后面精神体的一举一动,温暖慢慢染上自己的身体,褪去在井底染上的刺冷,每次总是这样毫不迟疑给与自己暖意,只是这次没有若即若离的推脱。
算了,躲躲藏藏这么久,一辈子就一辈子吧。
他放松身体,蹭了蹭紫堂昴颈脖,拉紧身上盖着的风衣。
贴着咽喉他听到了教授的一声闷笑,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一声闷笑了。
「这次想去哪里?」紫堂昴低下头温柔问着雷政。
「温暖的地方,我受够下雪了。」他蹭了一个舒适的姿势。
又走了一段路,山林间回荡着踩碎落叶的喀嚓声。
「不逃了?」
「不逃了。」
淡淡的吻正交换着。

新文赤字組片段試寫(家太)

这篇是混合哨向导与奇幻的paro,多cp,现代paro,没有塔制度,但是哨兵向导受到严格的法律管理,但向导在法律上有着保证继承人的资格。

太子名雷政(哨兵→向导),家主名紫堂昴(哨兵),cp是家太

【节录】
「我们的父亲是一个很糟糕的人。」雷政踏着步伐轻快的走在前头,仿佛在讲的只是一个轻松的小故事。
「我们四个孩子大多是由不同的母亲生的,卡米尔的母亲甚至还没迎娶进门,而我跟雷狮算是同一个母亲出生的。」
紫堂昴静静的倾听着,因为他觉得今天的雷政需要的不是照顾而是有人听着他说话。
「但是出生那刻就决定一切了,两个儿子都是哨兵,但我却没有任何特殊的能力,但雷狮那蠢材却继承强大的异能与精神力。」奥兰多突然从雷政的影子中跑了出来,蹭蹭自己主人的大腿,水亮的尾巴缠着他的脚踝撒娇的咪了一声。
「从那时候起一切就注定了,我一生只是那个蠢野狮的占位品。」雷政低下身摸摸黑猫的头,猫舒服的发出呼噜声。
「所以每成为哨兵的一秒我都觉得恶心想死,为什么生来就要被一个人压在下头,令人作呕。」
「这就是你冒着生命危险去动了转化手术的原因。」这是紫堂昴才发声回答。
「很划算的赌注不是吗?只用一条命去下注,赢了很好输了也罢。」雷政露出一个狡猾的微笑。
「还可以再恶心雷狮一下,多棒的选择。」
不是生,就是死,黑白分明到一个恐怖的决定在雷政手中却把玩的像是一个银币的正反面游戏,令人捏把冷汗。
「但看看你把自己赌成什么样子了。」紫堂昴不禁皱起了眉有些发怒,突然一把锐利的小刀直直指向自己的咽喉,刀尖染上了血珠。
「精神梦游又怎样,哪怕是全身瘫痪或是终身昏迷我也不在乎。」雷政眼中闪起了那疯狂的光芒近乎遮掉一切的感情「只要能在那些小看我的人身上捅上一刀哪怕死我也愿意!」头顶的路灯突然闪烁起来,随着一闪一闪的灯光,奥兰多的身姿突然产生变化。
原本他优雅的坐在灯光下舔着爪子,一个闪烁后,那处却出现一只凶狠的美洲豹,白森森的利牙从嘴翁露出配上沉闷的低吼表示着主人的愤怒。
此刻紫堂昴总算是看懂点眼前这个大男孩的真面目了。
他不是一只任性的家猫,而是一只隐身在黑暗的豹,被黑暗逼疯的他早已失去常识 ,但讽刺的是雷政如今也只能靠着这份疯狂存活。

求人指点一下,最近疯狂喜欢太子但是他真的好难抓感觉QAQ

窩槽wwwww

等我千粉再爆肝x: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花川凉人:

和盆友讨论的时候偶然间发现
炭 这个字....看上去长得好像格瑞啊……

【搞事】【雷安】论16集那个飞起柱子砸迷宫主的安哥

看完16集就一直有个感想,安哥是怎么飞起那么大的一个石柱的?徒手扛的话安哥臂力一定很大吧……

 那就会出现以下几种状况了(搞事的微笑.jpg)

※以下是以安哥跟雷总已经开始交往为前提的设定

状况(1)

 羚角号的悬浮系统抛锚了。
雷狮跟卡米尔不得已只好钻到船底去修理,修到一半时突然觉得整艘船倾斜,雷狮往斜高的方向看去,发现是安迷修用一只手轻松的抬起重达数顿的羚角号,脸不红气不喘,一脸疑惑的问着呆掉的雷氏兄弟怎么了……

卡米尔用惊讶的掉下来的扳手表达自己的情绪(不

状况(2)

佩利:安迷修!听说你臂力很强!我们来比腕力一决高下吧!
安哥答应了,然后佩利在握上手的那刻体验到什么叫做被扳到怀疑人生。

那天帕洛斯第一次看到什么叫做把人扳到平地翻转一圈。

状况(3)

帕洛斯:安迷修,你的臂力是怎么一回事?
安哥:在下的臂力?只是比常人大一些而已,臂力对骑士持劍而言是很重要的。
安迷修挥了挥小手臂打到后面的石墙,后面的墙直接裂出一个坑。
帕洛斯:……

帕洛斯心想:雷狮老大,保重(不

结论:我们可以来猜猜冷热流究竟有几吨重(不

☆Illustration☆:

整合一下自己工作时用的素材,全都是自己画的各种天空,1400X989大小,用CMYK格式画完转RGB的,用的时候觉得不够艳丽可以自己调整。

可以商用,自由加工,不必报告也没有使用限制~

放P站了→★点这里★

Pixiv被墙后很多人反应上不去,所以传了份网盘~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dER6jPB 密码:480l

萝卜:

啊,那什么,1000fo的福利第一弹,放下自己的绘图过程(画得有点幼稚的瑞金*罒▽罒*),过程什么的仅供参考,因为我的绘图过程有很多bug哒*罒▽罒*

瑞金真好吃,我的画笔画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美好(´இ皿இ`)

然后,很期待下午的抽取环节,哈哈哈,小可爱们点的图好想都画阿我(住嘴吧你)

雷安記梗的文,目前沒名字

ooc一定有,內含瑞金
還有小檸檬是安迷修妹妹的設定

大概是關於一個神奇的穿越掃櫃,正午12點可以穿越到10年後,午夜12點可以穿越到10年前,一個大一新生雷獅在舊教學樓的廢棄掃櫃裡撿到一個戴著藍橘色手環的的體弱大二生安迷修,兩人陰錯陽差產生一段愛情的故事。

兩人產生了誤會,後安學長就消失了很長一段時間,雷獅奈不住性子去系所找了人,卻被同系的金告知了根本沒有這位學長,瘋狂的追問跟尋找下一無所獲,雷獅覺得被世界騙了,靠在兩人當初遇見的掃櫃旁邊,突然他聽到一陣尖銳的聲音,雷獅打開櫃子一看,發現櫃子內部的金屬牆開始浮現出了字寫著「雷獅,我是安迷修,我該死的喜歡上你這個渾蛋。」

雷獅震驚的看著櫃子裡的字,那字跡很斑駁像是多年前寫上去的,雷獅想起了那個被格瑞寵壞的小金毛曾經說過的有關櫃子的傳說,他信了,安迷修是一個從10年前穿越過來的人。

雷獅重新回復冷靜,開始打聽到10年後的安迷修的事,最終從雷獅本系的助教小檸檬口中得到了消息,原來安迷修在10年前因為從教學樓的樓梯上失足跌下來心臟病發死了,而死亡日期正式今天,想通一切的雷獅當晚不顧危險衝進了正在拆除中的教學樓竄到了鐵櫃裡。

滿身是傷的從鐵櫃中跌出來時他正好撞到了安迷修,防止他跌下教學樓的命運,但還來不及多看一眼雷獅就昏過去了,但是昏倒前也留下一句話給安迷修「安迷修你聽著老子也喜歡你,給我好好的活著,不準死。」

再次醒來時,雷獅是在醫院,腦中一片空白什麼都不記得,手裡用力的握著一個藍橘色皮條編成的手環。

三年後雷獅在畢業後投入職場前的一個小假期約了三五好友要一起露營,在火車開動時,雷獅突然看到一個棕髮綠眼的男子氣喘吁吁的追著逐漸加快的火車,神情慌張的拍打著他所在的車窗,眼神對上的一刻,雷獅想起來了,他拉開車窗抓準最後的時機跳了下來,抱住了跑的氣喘吁吁的人,兩人滾了好幾圈,依然抱的緊緊的。

「傻子,跑那麼喘不怕心臟病發嗎!」
「不怕。」
「不怕也……」
「能再次遇到你,我什麼都不怕了,雷獅。」

遠遠的,有一個皮質手環洛在月臺上,雖然顏色有些掉色但是整體被保存的很好又完整,上面的金屬扣子,折出美麗的彩光,暖銅的表面折射出一對等待已久的戀人終於相見的喜悅淚水。

完結

大概是這樣的故事,有人有興趣看嗎?(歪頭

大肉卷:

之前的写手挑战一直忘了……




分享码字常用软件:电脑上和手机上都是WPS,感觉我是个特别耿直的人……(然后以前还用过小黑屋,被卡在里面出不来??手机上还用过Zine,不太好用就放弃了)


一般都是用电脑码字,手机打字总觉得没有写文的感觉,然后还写得特别慢,老年人手速




分享喜欢的BGM和码字时候的字体:


BGM一定要说啊!!陪我单曲循环肝完追踪的这首!!


深夜廻  后来还发现了纯钢琴版本!! 纯钢琴·深夜廻


太好听了……我写正剧悬疑全靠这首曲子支撑……


然后最近发现了一首特别好听的歌  水星记 -郭顶,特别特别好听……也单曲循环了好久……


还有Aimer的 六等星の夜 (等等我快变成一个音乐博客了?)


字体的话都WPS自带的宋体,然后要把屏幕放得特别大,字特别大,深更半夜,关着灯,坐在床上,把笔记本放在小桌子上……默默地写恐怖情节(???)




分享一个脑洞:其实还有一个一直想写没写的梗……就是吸血鬼亲王雷x圣骑士安,吸血鬼和人类交战的时候,雷总曾经流落在人类开的以吸血鬼为se情卖点的酒吧里,安哥前来扫黄执法(??)的时候救了想去偷项圈钥匙结果被看守发现了的雷总(就每个吸血鬼都有一个项圈锁着,里面大概有定位系统以及藏着chun药以便随时fa情blabala)。正直如安哥就把雷总放走了,没想到放虎归山,雷总当上亲王后坐拥万千军队,安哥在一次和吸血鬼的交手中被人偷袭差点死了,雷总暗搓搓把安哥救了回来给他初拥,恩将仇报地将安哥圈养在他的庄园里,还给他戴上了当初的项圈(wait??)


总之我就想想,西幻一直是我的死穴,写不来,写不来。




分享一个段子:雷总把自带的USB插入了安哥的数据接口里充电。




分享黑历史:多黑的才叫黑历史?小学手写在作业本上的言情小说算吗???




写个带肉的短篇:今天写了,不在这个号上,因为写得太烂了,感觉自己不适合开车……tag里有,大家有兴趣可以去找找,翻到是缘




出追踪的本子:有生之年会出的!其实我想把狼人杀肝完两本合在一起出,毕竟追踪字数少,印出来肯定很薄……本子还是要厚厚的摸起来才舒服呀!而且现在没什么钱,等我屯一波生活费,再去找画手老师们约稿,争取搞得美美的!


其实本子名字我都想好了呢




我入凹凸坑挺早的,但是一直没有过产出,从九月底发了第一篇段子以来不知不觉也过去一个月了,以前也写过蛮多东西出过几个本子,不过都是在冷cp圈,这是我第一次有文热度上千还能收到这么多文评还有太太们的图、曲子,感觉自己太幸福啦!


能喜欢雷安真是太好了,认识这么多同样喜欢雷安的小伙伴也太好啦!


以后我还会默默写一些自己感兴趣的脑洞的!


谢谢每一个给我点小心心小蓝手的小伙伴,更谢谢每一个给我留评论的小伙伴,特别特别谢谢长评还有画图作曲的太太们,给你们大大的啾咪!大家都是天使!!




其实肉卷这个名字是当初创号瞎取的,大家现在都叫我肉卷了搞得我觉得又好笑又好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