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瓶頸的梁碎

腦袋冒出一個梗

來個現代AU,荒川是一個年上的傲嬌禁慾系,但在高中時期其實是個妖豔又愛玩火的小妖精,還是穿著風騷皮衣軍服跳著疑心暗鬼的那種,有一天被年下的霸道總裁系戀人荒看到了高中時期留下來的影帶之類的(片源提供:酒茨夫夫或是博晴夫夫)……這兩人最後吵出結論的地方,我想一定是床上(不










可惡,想看年輕的叔叔穿著脫一半的皮衣軍服在舞臺上扭著美腰(被天罰

荒川之主不喜歡小孩子(完)

※手機打字,若有錯字,請見諒
※雖然打雙荒但是cp感不重,可當獨立的看

        如果你去問寮裡所有的大妖大家都會告訴你:「荒川之主不喜歡小孩子。」
        你很疑惑為什麼這樣,跑去問了一目連。

        風神溫柔的拍拍你頭,跟你說:「荒川之主不喜歡小孩子呢……」
      「因為小孩子太弱小了,什麼都保護不了。」
        他卻想到了以前在鬥技場上,實力不夠的自己盾被打破,裝了薙魂的荒川擋在自己面前倒下的身影。

        你不太理解,所以跑去問了大天狗。
        愛若山的大妖伸縮了一下翅膀似乎在思考,然後他說:「荒川不喜歡小孩子。」
     「因為任性的小孩子,總是不能理解大人的用心。」
        他想到了以前3星的自己,死都不肯吃下覺醒素材,然後被熬夜打麒麟的荒川揍的事。

         你依然不太理解,所以跑去問了妖刀姬。
       沈默寡言的刀妖,用手摩娑著黝黑的刃身,慢慢的說:「荒川大人不喜歡小孩子。」
       「因為小孩子太無知,會傷害到重要的人。」
        她想到了以前剛來寮的自己,太害怕自己的鋒利傷人,荒川卻把手直接放到她的大刀上,鮮血直留卻毫不懼怕的場景。

        你還是不太理解,所以跑去問了酒吞跟茨木。
        兩隻大妖面面相覷了一會兒,鬼王依然喝著酒,副將卻開口說:「荒川那傢伙不喜歡小孩子。」
       「因為小孩子太吵了,總是讓人無法休息。」
        大江山的惡鬼們想到以前幼稚的自己,因為紅葉打成一團,最後吵醒了,熬夜打著惡鬼們的升星素材而累壞的荒川,用吞噬打飛人的模樣。

        你最終不太理解,所以跑去問了荒。
        星之子深深的看著你,然後把你拉到他身邊坐下,輕輕的說:「小叔叔不喜歡小孩子。」
       「因為小孩子,總是無法接受離別的時刻。」
        他想到了,為了減輕寮中負擔,而在晴明的堅定反對下依然瀟灑走向神龕的川之主的背影。
        深深的懊悔到現在總是洗刷不掉。

       「感覺荒川之主,是個很偉大的人呢。」你聽的懂大妖們話中的弦外之音,看了看自己瘦弱稚嫩的手掌。
     「我能夠成為那樣的人嗎?」紫色的大眼充滿疑惑的看向身邊的荒詢問。
     「小叔叔在離開前留下了10個妖魂的碎片,然後晴明又慢慢的湊到其他力量,最終才誕生出了你。」
        荒學著荒川以前的樣子拍拍現在這個小小的荒川之主。
      「請快點長大吧,因為……」
      「我知道。」他微微笑起,拉開手中的扇子輕搖,有著幾分以前的神韻。
     「因為荒川之主最討厭小孩子(最喜歡小孩子)了。」

END

後記:
姬友幫這篇取了個別名:教你一篇文如何從川路人變成川廚(還我感動

【官方同人本的糖(2)】
無生!!!無生!!!無生!!!(死亡

【官方同人本的糖(1)】
無生!!!!無生!!!!鴉鴉知道你這麼好嗎!!!!(心臟爆裂

名字太短的吸:

+++【阅读从右到左,页数超限合了双页,也是右页到左页】+++  

===============================

 虽然很突兀,但…

 半年多前的坑终于填上了。算是赶在剧场版前给自己交个作业,就算被打脸,至少不会后悔没发出来[二哈]……

  东离剑游纪的同人

【OOC还请原谅】

 情景是第一季结束后殇不患和凛雪鸦旅途中的一次聊天。

 虽说标了殇凛但cp感很弱,大概双箭头。主要防雷用。

 

(心血来潮试CSP的灰度变网点功能,电脑点查看原图就不会花了) 

===============================


 
 虽然离第一季开播都一年了,还是借地说一下当时的观看(与对CP的)感想,和画这个的契机。 

 被殇不患与凛雪鸦两名不用剑的主角对“剑”的领悟、各自不同的道路的表现和从头到尾圆满点题的剑的故事惊艳到。

两人剑术都走到顶峰并开辟新的道路。殇不患虽然被动但表现仍是正义侠士,用木剑代替规戒;凛则是厌倦而转去玩弄恶人。  

 后来看了febri里的访谈老虚说:凛雪鸦扭曲的生活方式也可说是一种绝望的人生、剑术登峰造极却没得到期望的喜悦,他或许从这时点开始扭曲的——这段话特别戳我。一期动画结束时,我就想如果凛在年轻时有一个能与他匹敌的对手呢。

 并没有。但,凛雪鸦等到了殇不患。偏偏这人深藏不露最后还干净地给凛收拾了残局。

 且不提凛雪鸦的幸运是否等于殇不患的不幸,遇到殇不患这件事就是凛的意外财宝了吧。

 另外凛雪鸦说“我年轻时”,我不知为何就认定凛一定到了头发自然白成现在这样的年龄了…并且觉得很萌(笑)

 殇不患这边,动画在牢里就回想自己是怎么就进了凛的套,然而…到最后还是信了凛雪鸦?我的殇凛脑就当他有百分之多少的成分心甘情愿吧(虽然我也知道殇有念凛阻止他与杀无生直接对决的救命之恩)

 ——因为13话去收拾魔神前跟凛雪鸦那段对话真的太萌了 

 ——殇凛如果真的升级成搭档,大概就是完全不用相互依赖,但默契到可以完美连携的状态吧。

 最后凛雪鸦又跟上了殇不患。或许之后凛在殇面前展示了武功的冰山一角或许又没有;或许殇不患烦了凛雪鸦的尾随干脆坐下来喝喝酒聊聊天————事到如今这已经是N番煎了(我从火星回来)。

 

===============================

说两句关于外传小说。因为很关心角色们的设定我也是第一时间买来第一时间看完,转述与感想居然写了几千字在微博(贴一下:东离外传小说repo与感想),也被同好搬去了贴吧,这儿就不多说了。反正…看完就……失去了填坑的欲望+嘲笑我自己的那种(笑)

 

蛋定等被打脸。

===============================

虽然担心但还是期待剧场版和第二季。许个愿殇凛别拆。

【感谢看到最后!

m(_ _)m】

 


【双荒】随神之侧(1)


※主双荒,一目连荒川友谊向(人物occ)
※萌萌的小故事,后面会有虐,但前期很糖,一个荒酱不小心穿越回过去见到以前小荒川的故事。
※荒川神使设定
※自创人物有
※自创过去有

(以下正文)

       荒川之主是晴明手下非常资深的式神。
       在创寮的初期,荒川做为阴阳师手上仅有的大妖,为这个寮尽心尽力,用心带大其他式神,用力殴打大蛇与各色麒麟,有时帮晴明开悬赏,整理御魂,计算觉醒素材数量,用个词盖括就是全能奶爸。
       论花在这个寮上的心血,绝对不比在荒川的治理上少。
       后来随着晴明慢慢找回力量,同伴也慢慢增加,开始有其他能干的人能帮忙分担事情,但这依然没有减少荒川的工作压力,这时的他忙着用游鱼教育刚来的茨木不要乱用爪子抓人,忙着带领小小的妖刀姬熟悉环境,让她知道没人会被她伤到,忙着抓住青行灯,不让她跟其他人讲太多故事避免灵魂被吸走,忙着阻止妖狐去勾搭其他小姐姐,忙着把两面佛塞到神龛中,好换取更多御札凑只万年竹回来。
       直到姑获鸟的出现才让荒川的育儿生涯看到了终点。
       在嗷嗷待哺的孩子们总算长大时,却又来了一批新生儿们,晴明幽怨的看着荒川表示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阿。
       荒川的内心是崩溃的。
       但日子也是一天一天的过去了,被荒川打大的,被姑姑宠大的孩子,也都成为了独当一面的强大式神协助着晴明进行妖怪退至。
       对此,荒川的内心也是欣慰的。
       在击败黑晴明,再次退至八岐大蛇后,太平的盛世是如此美好,但是活跃的妖怪残党依然是带来不少麻烦,这使成为大英雄的安倍晴明依然维持着朝九晚五的退妖生活。
        而荒川呢?则是功臣身退的在阴阳寮里帮忙打点琐事,几乎不再出战,偶尔鬼使黑白带着徒弟们来串门子跟好战的哥哥打一下,其余时间基本还是维持在调整其他式神的御魂,清点符咒,揍揍熊孩子等等。



      「都太平盛世了,你就不能放松点吗?小叔叔。」做为川主恋人的荒此刻不满的抱着荒川把脸靠在他的肩膀上。
       而荒川手上此刻依然忙着其他事务与文件的批改。
      「安逸会使人怠惰,就算是在太平也要随时保持警觉。」荒川把头往后仰蹭了蹭他的脸颊当作安抚。
      「不,我觉得你只是不能适应老人家的退休生活而已。」
      「荒,今晚滚去睡院子,不准进来。」
       荒川之主自交往后出现了一个话题敏感点,那就是年纪,谁都不能说荒川之主老,谁都不能。




       初春的午后,晴明放任式神们在后院里玩耍放松,小妖们在院子中嘻笑打闹着,樱与桃正坐在樱花树的枝桠上开心地畅谈着,树下是难得安静的睡着的茨木跟在旁默默喝酒的酒吞,走廊上博雅跟大天狗坐在阴凉处,正津津有味地讨论著乐理,若不论大天狗的手正纠着妖狐的尾巴的话。
       不远处则是晴明与荒川正在下棋,荒正明目张胆的躺在荒川的腿上享受着难得的枕膝(补偿睡了三天的院子)与阳光的温暖,一目连与惠比寿在一旁一边品茶一边观看棋局。
       甜品的香味伴随着神乐与八百比丘尼的归来,鼻子灵敏的小妖围上去想讨点甜头,一切如同平常般美好。
      「晴明,这个给你。」神乐捧着一个漂亮的包装纸,里面包着一颗颗晶莹的桂花蜜糖。
      「谢谢你,神乐。」晴明接下糖果,摸摸女孩的头。
       很快的,院子里的每个式神们都几乎人手一颗金黄色的漂亮蜜糖,有人乐滋滋的享用着,有的不嗜甜把糖分送出去给其他人。
       所有人里面只有荒川之主把糖放在手中看着,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你再看下去糖会融化喔,荒川。」晴明提醒着。
       荒川这才醒悟似的把糖吃下去,在大家眼中一向做事果断的精明川主很少有走神的时候,这不免惹得人好奇了。
      「荒川原来喜欢桂花糖吗?」晴明微笑的打开扇子问,自黑晴明回归后,晴明就多了这样一个感觉狡诈的小动作,尤其是想套人话得时候。
      「不,想起一个友人而已。」荒川执起黑子落在棋盘上,并未发觉「他也很会做桂花糖,而且非常好吃。」
      「原来荒川也有其他友人,真令人意外。」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晴明。」
      「没有什么意思,什么都没有。」故意上扬的尾音,配随落下的白子让荒川的眉头一皱。
      「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呢?」对方黑子点下,晴明也不急着套随口一问。
      「这个吗……」原本执起的棋子的手突然停在棋盘上方,似乎在思考,最后清脆的落子声却包含了一句爆炸性的回答。
      「大概是我还在作神使的时候吧。」
       这句一出,惊的酒吞喷出口中的酒,浇醒了旁边的茨木,茨木一撞,把树上樱桃姊妹给撞了下来,压在正在追逐嬉闹的山兔孟婆身上,妖琴手滑,一阵疯魔琴心砸在所有人身上。
       后院炸锅了。
       除了一些晕得无法自拔的小妖们正晕头转向,其他式神立刻围拢了上来,七嘴八舌的询问,但他们也发现荒川毫无形象的捧着下巴无法说话,原因是原本躺在膝上的神之子激动的打算坐起询问时,好死不死,额头用力的撞上他的下颔,荒此刻也是捂着额头吃痛的在地上蠕动。
      「是阿,荒川有做过神使,而且还是很长一段时间。」看着痛到无法动弹的两人,一旁看戏看够的一目连好心的接续说。
      「风神大人也知道吗?」座敷凑到一旁问。
      「是阿,因为我在他还在做神使的时候就认识他了。」一目连温和的说。
      「那确实也是一个很令老夫怀念的时光呀,当年的荒川是个青涩善良的小妖。」惠比寿顺顺胡子答腔。
      「我还记得那时毕恭毕敬的叫我连大人的身影,十分可爱。」
      「做事认真,又有礼貌,许多神明都争相的想要荒川当他们神使呢!」
       两位老式神们的侃侃而谈吸引了所有妖怪的注意,而当他们又回头时话题人物的川之主早已逃得无影无踪。
       徐徐留下的只有顶着发红额头还有在分析这庞大资料量的神之子。

tbc

关于荆棘鸟(双荒)

沉砚裴然:

啊之前出了一点纠纷,一开始的被我删了呜呜呜(。于是这次放微博。

上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96356879891829

中 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4096341985888985&vid=6118790576&extparam=&from=1073193010&wm=3333_2001&ip=175.106.161.172

下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96428631840617


嘿呀谢谢小天使的小心心!最近有点低谷,不过会努力的?xx

【白黑】<love/>1

※向我最喜歡的作家伊藤計劃還有啟發我人生的漫畫家笛子Ocarina致敬!
※cp:主白黑,附贈些許博晴,目荒(荒川)(注意)
※世界樹paro(笛子Ocarina的小藍小綠系列),但沒有積分系統,還有軍警存在
※不懂程式語言,格式是遵從『和諧』所寫
※視角會在小白跟第三人稱間切換

http://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03478556394416

請大家多多留言指導一下,謝謝

【预告】河神大人的灵力借贷所

Cp:荒X荒川之主

简单讲起来就是一个大学生在把一个咖啡店老板,把到手后,他突然跟你讲我是个河神而且在做灵力高利贷(误)的故事(不

写完后突然发现有点像《鬼怪》呢,后期大概会有40米大长刀,但是he,各位有兴趣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