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瓶頸的梁碎

一個存腦洞的地方,目標是天坑級寫手(不



輕微cp潔癖,但是大部分都可以接受,絕對不吃的是安雷瑞嘉跟博天(有不好的經驗

黑白来刀剑看守所(1)最强的副主任与四位囚犯的日常

◆大量参考黑白来看守所

◆压力大,随时放飞,请小心食用(不

◆人物大量ooc,cp:烛压切,小狐三日,石青(少部分)

◆让我们一起黑白来吧(啥

 

这是本丸看守所,位于日本海峡上一个不知名的位置,专们关着世界上最穷凶恶极的罪犯,而今天依然过着一个和平的日子……才怪!

警报声正竭尽全力的嘶吼着。

「哈哈哈哈~越狱警报喔,虽然这么说但是长谷部君应该会努力去解决的,所以各位不用太担心。」广播长三日月悠哉的声音传遍者个监狱。

「三日月!不能这样广播阿!」小狐的声音也传了出来。

「没关系的,甚好甚好~」

「好个大头鬼阿!!!!!!!!!!!!!!!!!!!!!!!!!!!」震天的怒吼响彻了17号监狱的长廊。

「给我站住!臭小子们!」

「「「「才不要!」」」」前面三大一小的身影同时回答。

「你们以为是小学生吗!」

「长谷部君,一直生气你又会胃疼的喔!」其中一个带着眼罩的帅气男子说

「最近胃药的库存不是没了吗?要好好珍惜不会胃痛的胃才行!」白发的男子也回头的说

「快点胃痛到死吧。」里面最黑的男子说着

「不能让阿部痛死啦!这样就没人陪我们玩了。」里面最小的孩子说

「你们把越狱当成游戏吗!!!!!!!!!!」长谷部咬牙切齿地大喊着冲得更快了。

糟糕,四人心想着,开始照着逃亡路线逃跑,五人以披靡f1的速度在长廊上冲刺着,还传出了如引擎飙速般的声音。

「哎呀,这不是长谷部君吗?早……」同栋看守员的青江还来不及说完话只看到五道残影出现又消失而已。

「一大早还真有精神呢。」在一旁见怪不怪的石切丸笑咪咪说。

没错,这就是每天的17栋监狱都会上演的戏码。在这个看守所内每天都会有一组人越狱,而每天也会有人再把他们抓回去,无限的循环,今天也是如此吗?

 

「长谷部君是不是今天跑的特快阿!」光忠有些受不了的说,后头的长谷部在长时间的追逐下完全没有减速的迹象。

「阿部今天特别激动的样子。」小贞已经跑得有些累的说

「他昨天晚上好像没睡的在写报告,特别火大。」大俱利补充。

「真的假的??!」剩下三人突然讶异的说

「那完了,今天绝对会被打得很惨!」鹤丸一脸不妙,长谷部只要一睡眠不足就会特别火大,下手也更重。

「给我站住!混帐!」长谷部的怒吼更加的危险了。

「只能这样了。」鹤丸一脸沉痛的说「对不起了长谷部!」只见鹤丸突然闪到一边的墙壁上,戳向了一点发出一个电子声。

「那个是!」长谷部紧急煞住脚步,但是已经来不及。

墙壁的接缝伸出了铁栏杆,天花板打开了一个洞,下一秒长谷部整个人伴随着惨叫被弹射出去,原地只留下一个撑着巨大弹簧的地板晃啊晃的。

「等等……我记得这里之前装的不是催眠瓦斯吗……」原本就很白的鹤丸,已经白到快要黑了。

「鹤丸,为你默哀。」三人沉重地拍拍他的肩膀。

「等长谷部君回来你一定死定了。」

「但是话说他回的来吗?」

「他可是阿部的,一定会以很惊喜的方式回来的。」

「太好了鹤先生,是你喜欢的惊喜喔。」

「我拒绝这种惊喜阿!」鹤丸是崩溃的。

就这样四人异常顺利地逃到了监狱上层的平台。

 

明亮的阳光是自由的象征,四人抬头看着美丽的天空。

「第一次逃到这样的地方呢……」太鼓钟贞宗反而有些迷茫的看着蔚蓝的大海。

「放心吧,我们都会陪着你的,无论是外面的世界有多危险我们都会陪你一起度过。」光忠把手放在太鼓的头上用力的柔阿柔。

「外面的世界惊喜可多的呢!绝对不会无聊喔。」鹤丸振奋的说,金色的瞳眸闪闪发亮。

「别想那么多,出去就对了。」大俱利秉持着话不多的原则,只是拍了拍他的背。

「……好的!」停顿的一下,贞宗再次露出灿烂天贞的微笑。

只可惜好景不常。

「等等,海面上有东西?」鹤丸从他的百宝袋里又掏出一个望远镜开始观望海面。

「阿鹤那是什么啊?」视力极好的小贞则是咪起眼睛一起观看。

海面上激着一道白白的浪花,就像是水上快艇快速滑过的一道流星。

……那是怒气横生的长谷部正直奔而来!

「可以在水面上奔跑的人类出现了!!!」

「等等!这样还能算人类吗?那是魔鬼啊!!」

一大一小的越狱犯抱在一起吓的痛哭。

「长谷部君的速度原来已经快到可以在水面上奔跑了吗?真厉害。」光忠用这戴眼罩的眼睛看着望远镜。

「咪酱,你这样最好看的到!」小贞吐嘈着。

「他八成气疯了。」俱利冷冷的说,并哼了一声。

「他好像在说什么?」用这谜之视力在看的光忠突然说,仔细一看好像可以看到紫色的人影正用嘴巴一开一合的说话。

「听不太清楚呢?」

等声音传到过来时,他们仿佛听到丧钟的声音。

「我要宰了你们!!!」

「糟糕,玩脱了……」此刻四人白的像张纸连画风都变了。

 

「没办法,光忠上吧!」鹤丸一脸壮士断腕地说。

「诶?但是那个现在不一定对长谷部君有效啊?」光忠讶异的看着快要化身快艇的看守。

「只能赌一把了!除此之外没有办法了,咪酱!」小贞看着前方的危机「拿出气魄来帅气的解决吧!」

「他来了……」看着长谷部以不减反增的速度冲上垂直面的墙壁时,俱利都快吓成白人了。

阳光瞬间被一个人影挡住了,随后他重重的落下,连同水泥地都被敲的龟裂翘起,烟雾散开后,瓦砾中央站着的人是17号监狱历代最强的看守「压切」。

以宛如恶鬼重生的姿态看着眼前的四人。

「你们好大的胆子……」宛如从地狱发出的声音从长谷部口中迸出「准备受死吧。」

「「「快上啊!烛台切/阿光/咪酱!!」」」两个大人中间夹着一个孩子被吓的抖得像刚出生的小羔羊。

「长谷部君!抱歉了!」如然从死角冲出来的光忠,迎面给了一个飞踢,但是被长谷部完美的防守下来。

但是这其实是一个假动作,下一秒光忠伸手把长谷部用力拉到自己面前,然后!!!!!!!

「不能一直皱着眉头喔~长谷部君。」百分之百帅哥气场全开,伴随一个完美的微笑。

这让暴怒中的长谷部瞬间一愣。

「这么漂亮的眼睛,怎么可以因为生气而混浊起来了呢。」一只手抬起长谷部的下巴,让他直视着自己充满魅力的单眼。

「我所认识的长谷部君,应该更可爱一些喔。」

這句话间把长谷部君炸得脸红了。

「哎呀,脸红得像樱桃一样,我可以采收吗?」带着手套的指尖摩娑着软嫩通红的脸颊,随后抚上通红的耳朵,他露出坏心眼的微笑,凑到他耳边刻意压低声音的说:「耳朵,很红喔。」随后轻轻地咬了上去。

低音炮的近距离轰炸跟触觉刺激,瞬间把看守轰的面目全非,发红发热,瘫软在光忠的怀中。

「我我我我我……我才不会……上上上你的….你的……当呢……」

刚刚宛如恶鬼的人已经被光忠训服成一个乖巧的存在了。

「我可没有诱骗长谷部君喔。」光忠宠溺的柔柔他的头发。

「……可怕,果然阿光才是最可怕的。」被吓得半死的现在却被闪的半死的鹤丸说:「老人家可经不起这样的刺激阿……」

「还好他们俩个人在交往……」大俱利同样松了一口气。

「不过就算不是在交往,咪酱也应该是男女通吃了。」小贞看着公主抱起长谷部笑咪咪地走过来的烛台切说。

果然,能训服恶鬼的人才是最恐怖的,这是三人最后得出的意见。

 

「怪哉,今天居然是伊达组赢了呢。」透过摄影机把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的广播部长三日月悠然自得的说。

「呀,光忠有够无耻的,胜的有够阴险。」小狐在一旁感叹着。

「哈哈哈,人为了活命,多么无耻的是可是都做得出来的喔!」三日月笑笑地又到了一杯茶「但是压切怎么可能这么好摆平呢。」

 

「结果还是回来了呢。」鹤丸瘫倒在牢房的床垫上。

「因为要把阿部送回来,这也没办法。」小贞跟着躺在松软的被子堆上打滚。

大俱利则是惯例的哼了一声,继续缩回原本最喜欢的角落。

「这次阿鹤逃过一劫了,不然肯定会变成烤鹤。」

「但是我哪知道,那里做了新陷阱。」

「不做死就不会死,哼!」

「小俱利好无情阿~」

三人笑闹的谈话中,一个人影缓缓的走向牢房门口,再次打开。

「欢迎回来喔!阿……」鹤丸还来不及说完,就看到来人碰的一声倒下,殷殷的血迹在地板上漫开。

「谁说你逃过一劫了,蠢鹤?」再次化为修罗的长谷部,折着手指发出喀拉喀拉的声音。

牢房的门被默默的关上。

「「「有鬼阿!!!!!!!!!!!!!!!!!!!!!!!!!!!!!!!」」」最后传出来的是三人的惨叫。

今天17号牢房,依然是个和平的日子呢。

End

 

 

 

 

 

背景介绍:

看守篇:

长谷部国重:

    本丸17号监狱看守副主任,人称「17牢的鬼之压切」,速度脚程全监狱最快,也因为如此他总是能第一个捕捉到逃狱的罪犯,跟烛台切光忠在还没成为副主任以前就在交往,意外的非常纯情,常常被气的胃痛。骑上脚踏车最高时速可以高达400。

 

石切丸:

    本丸17号监狱看守主任,跟脚程快的长谷部比起来是个慢乌龟,常常让长谷部为之急得半死,但是一出拳可以打坏好几面水泥墙,是本丸最强的打击能力者,为人比较和乐,平时惯用的武器是青江,是个大路痴。

 

笑面青江:

    本丸17号监狱看守员,喜欢开黄腔,实力在17号监狱中几乎没什么特色,但夜视力跟方向感超好,常常待在石切丸身边帮忙指路,身体非常坚硬,会被石切丸拿来当武器,其实是个努力型好职员。

 

三日月宗近:

    本丸监狱广播部长,但是很少正经的广播或传递讯息过,喜欢透过监视器去观察所有人的行动,看事情很准又很俐落,综合实力是整座监狱最强的,但是因为某些原因目前只做广播部长,跟小狐丸处于蜜月期。

 

小狐丸:

    本丸监狱广播副部长,负责法正确的消息透过三日月的光波传递出去,偶尔会跟三日月下赌注玩玩,很喜欢照顾他,兴趣是保养自己跟三日月的头发,因为某些原因目前只能做广播副部长,实力高深莫测(可能没三日月强),跟三日月处于蜜月期。

 

 

囚犯篇:

鹤丸国永:

       犯人编号:17130,俄罗斯军方的疯狂科学家,因为持有危险武器而被判罪,喜欢惊吓与惊喜,害怕无聊,跟鸟类很合得来,可以记住监狱内所有机关的位置,常常做死然后被长谷部打。

 

大俱利枷罗:

       犯人编号:17116,地下钱庄的拳击手,有着怪力,但是为人孤僻,被跑路的鹤丸给买走做保镳,最后一起被送去坐牢,以前也认识光忠,喜欢猫咪,也跟猫咪很有缘,然其实挺善良的,对长谷部很毒舌。

 

烛台切光忠:

       犯人编号1773,原伊达组若头,诈骗赌博色诱杀人都很在行,但是看不惯组织其他舍弟利用人体实验品太鼓钟而带着他反水组织,成立「新伊达组」结识了鹤丸跟见到了俱利,跟长谷部从高中就开始交往,爱情长跑多年,意外的很专情,超会开锁。

 

太鼓钟贞宗:

       犯人编号1769,原伊达组的杀手,人体实验品,身体机能各项超强,有读心的能力,很喜欢光忠跟鹤丸还有俱利因为知道三人都是真心对自己好,称长谷部为「阿部」,比任何人都知道长谷部有多喜欢光忠,偶尔会偷偷凑合,对外面的世界一片迷惘,但是相信其他三人会陪着自己。

 

作者后话:请留言给我多点意见吧,喜欢的话这设定我可以考虑发展下去喔

评论(10)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