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瓶頸的梁碎

一個存腦洞的地方,目標是天坑級寫手(不



輕微cp潔癖,但是大部分都可以接受,絕對不吃的是安雷瑞嘉跟博天(有不好的經驗

【隨手存個腦洞,超長,慎入】

這就只是一個在生死一劍還沒出現以前的一個腦洞,怕忘記所以先寫上來,有時間會在看看會不會寫。

人物嚴重ooc,自創小雪身世有,大量自創人物有。

時間點大約是在天刑劍事件後,因為本作已經都出現時間裂縫了,所以就應用了一 下。

在東離各處旅行的殤不患,某天在茶館聽到了幾個劍客在閒聊,傳說東南方的雡荒山上有著一個燒毀多年的鬼道觀,裡面有一把怨氣深重的鬼劍,每到午夜子時,道觀便會重新陷入熊熊大火,冤魂慘叫,恐怖不已,此刻若是誰進入了那做道觀便會看見一名白髮紅眼劍鬼,他正持著那把鬼劍,瘋狂的大殺四方,同時悲痛的哭嚎著,許多道士跟劍客都想平了這個鬼道觀之劫但是都有去無回。

這時旁邊一位帶著白紗笠的俠客,出言激怒了正在閒聊的劍客們,殤叔看情況不對打算付錢走人,不料白笠俠客卻跳到殤不患後方說兩人結伴多年裝做不認識之類的(沒錯,這是鴉鴉)總之殤叔被坑了一把後拎著人跑出茶館,一番的交流後,殤不患發覺凜雪鴉似乎有點異常,似乎有意把他支開雡荒山的方向,所以趁著一個晚上溜到雡荒山去一探究竟。

沒想到遇到了鬼道觀的子時大火,殤不患意外的被劍鬼砍中一劍後醒來卻發現自己重新回到了山林中,在山林中晃蕩的西幽劍客,在這時卻被一隻突然冒出的巨大火眼金獒兇犬追咬,一名奇怪的黑衣少年即時冒了出來,吹著特製的犬笛以強大的輕功吸引兇犬的注意將他安撫下來,隨後少年扯下面罩跟殤不患道歉,此刻殤不患卻驚訝的發現,這名少年雖然是黑髮棕瞳,卻跟凜雪鴉長的一模一樣! 經過一番詢問與回答,殤不患默默的確認自己是穿越時空了,而且穿越到了鬼道觀大火之前,原本不想多管閒事只想趕快尋辦法的離開的殤叔卻被少年凜雪鴉攔了下來說這座山平常不會有任何人來,有人誤入也走不出去,必須由千音觀弟子帶路才能離開,否則只會像剛剛那樣被這座山特有的獒犬咬死,最後少年凜雪鴉挽留殤不患到道觀留宿一晚,殤不患不好意思拒絕也實在好奇千音觀為何會被屠觀放火,就跟了上去,少年的凜雪鴉開始闡述自己,這時的凜雪鴉並沒有名字,而是喚名羽七,是千音觀弟子之一,千音觀共分為「宮」,「商」,「角」,「徵」,「羽」五部,每部有各自不同的工作,世家貴族都會把自己的孩子送往千音道觀拜師學藝(其實類似古代的貴族學校吧),但是真正拜入千音觀棋下必須捨棄自己的名字,以部為姓,排行為名,而羽七是在嬰兒時被丟棄在道觀門口,被羽部收養,排行老七。

在羽七的帶領下,殤叔來到了千音道觀的門口,此時的千音觀並非未來那個破敗詭異的道觀,而是華麗無比卻又莊嚴神聖的地方,然後中間我沒想好,總之應該是殤叔跟羽七還有羽七的朋友們在千音觀混熟的日子,千音觀的弟子們都十分喜歡外面的旅人,因為旅人知道的特別多,總是可以告訴他們很多奇人軼事,而負責把迷路到雡荒山的旅人保護下來並帶離開或是帶到千音觀過夜(實際上是為了讓其他人可以聽故事)就是羽七的工作,殤叔表示原來他從小就做這種拐人的行為啊(不)而殤叔也被羽七虧說是最不會講故事的人(在我眼中感覺平常說話都有點不耐煩的殤不患怎麼可能很會講自己旅行的見聞呢)看著在月光下捧腹大笑的瀟灑少年,殤不患不禁想起了未來那個在月光下孤獨的抽著煙斗的世紀大盜,到底是經歷了什麼事情才會讓這樣一個天真無邪的少年變成一個蠱惑人心為樂的怪人?

時間呆了一久,殤不患便發覺千音觀的詭異之處,首先千音道觀的弟子都有共同練著一種極寒的武功,劍及之觸皆結霜凍雪,此莫名武功霸道至極,常常有弟子練到一半便渾身發冷結霜,送回房內休息甚至是死亡的都有,而且弟子時常出「任務」又重傷回來……

TBC

太多,等等繼續打完。

评论(10)

热度(5)

  1. 秩序圣神遇到瓶頸的梁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