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瓶頸的梁碎

一個存腦洞的地方,目標是天坑級寫手(不



輕微cp潔癖,但是大部分都可以接受,絕對不吃的是安雷瑞嘉跟博天(有不好的經驗

【安清】野貓閣下的美人(中)

野貓閣下的美人(中)
※cp 安清,含微量R18,虐有
※參考同名的漫畫
※貓咪視角與第三視角切換
※文筆廢,請見諒
※渣攻(偽)安定慎入

吾輩就這樣和美人生活了一些時間。
直到某天一個男人下著大雨的午後到來。
『喔~有新面孔啊?』
陌生的男人在進來時看到吾輩說,那男人長的十分清秀,還有這一雙跟吾輩同樣銳利的藍眼,眼角點著一個淚痣,但依然沒有我心愛的美人來的好看,而且吾輩的本能告訴吾輩,這個男人……
很討厭,非常討厭。
『上週撿到的。』清光把安定身上微微潮濕的西服外套脫下,掛在衣架上放乾。
『記得帶他去看個獸醫喔。』安定攬過清光有些纖細的臂膀,在光潔的額頭上落下一吻。
『已經約好了,明天。』清光親暱的回吻在安定的臉頰上。
看來美人跟這個男人好像關係親密,但吾輩還是不會承認這個散發討厭氣場的男人的,除了美人沒有任何生物可以使高潔的吾輩接近。
『閣下,吃飯嘍~』美人如此喚道並拿著美味可口的食物容器過來。
『閣下?』安定聽到這名字的瞬間差點從沙發上跌下來,他雖然知道有時清光的品味挺特殊但是有點……
『這是什麼奇怪的名字啊?』安定心想,那下次養狗不會叫殿下吧?
『哪裡奇怪了!』清光微微不滿的嘟嘴『不覺得很像他嗎?』清光將含笑的目光投在貓咪身上。
安定看著貓咪高傲滿意的品味著飯菜,不時咪著杏眼滿足的點著腦袋,但又不失優雅的清潔著前足,得出的結論:『卻是有那麽三七分像呢。』
只能說主人取名還真是取的洽當好處了。
安定伸出手想摸摸貓兒時,貓咪瞬間眼神一變,拱起背豎直全身的毛,尾巴有如瓶刷般炸開,發出嘶吼尖銳的『喵!!!』一聲,嚇的自己連忙把手縮回來。

『不可以摸他!他討厭人類。』清光補充說著坐在閣下的旁邊。
『嚇了我一跳……明明是隻被養著的貓。』安定抱怨著坐回沙發。
『不能這樣說他啦~他自尊心很高,會生氣的。』清光無奈的看著跟一隻貓賭氣的男友。
『真是隻麻煩的貓。』安定依然如故的不爽。
『別這樣嘛,我現在正在追求閣下喔。』清光微笑著伸出一隻手摸著貓咪。
『要不要當我家的貓啊?閣下。』他用溫軟的語調對著高潔的貓兒說。
『就當一下嘛~』纖細的手指討好般輕騷著貓咪下巴的軟毛。
聽著這些話,安定眼神一沈將坐在地上玩貓的清光抱到自己的懷中。
『你幹嘛啊?』清光不滿的回頭
『幹嘛?』安定邪魅一笑
『幹你。』說完邊吻上對方的唇
『等等……閣下在…在看…啊!……』美人被那個男人壓在身下看著吾輩這邊。
『有什麼關係……就讓他看吧…』男人笑著說
『讓他看看…清光誘人的模樣……』那個男的在美人的兒邊說著
『你……渾蛋…安定…哈……』
他們兩人就這樣開始在大軟墊椅子交纏著,做著無法繁衍後代的行為。
『不…不要…啊…哈…』美人哀聲說著
『不是不要,其實你很想要吧……』那男人惡劣的擺動身體使美人叫的更哀怨。
『叫出來吧,沒關係的…』男人伏在美人的耳邊道出
『嗚……』美人不甘的瞪大了淚眼汪汪的美瞳後……
『啊----』
『喵嗚~』
大雨蓋過剩下所有的聲響。

『下次…你什麼時候來…』清光身上赤裸的包著一條薄毯,半爬在沙發上休息。
『下下週。』安定打理著身上的衣物說
『下週……你要會娘家嗎?』清光無意間抓緊身上的薄毯。
『對。』安定淡淡的回答
『大和守安定!你還沒交代好嗎……』他抓著織物的手顫抖著跟突然加大的音量表露出他的不安。
但回絕他的是對方冰冷的沉默。
『……你是要去相親嗎?』聲音不安的像是要破碎似的。
『拒絕不了吧。』他沒讀出這個情緒,只是惱怒的甩門離開。
關門聲如同把清光擊碎,紅眸漫出了淚水爬滿美麗的臉龐。
美人哭了。
吾輩跳到美人的身徬。
為了那個無聊的男人,美人哭泣了,被愛所玩弄著,被情所困著,這麼愚蠢下賤的生物乾脆全都滅絕算了!
除了最親愛的你之外……
但吾輩連雙可以擁抱你的雙手都沒有……
因為吾輩只是隻貓。
度過了一段窮極無聊的時間,
重新回到自由的世界吧。
『閣下?……』清光聽到窗戶打開的聲音抬頭。
但只剩下窗戶打開一條縫雨水無情的打進來的畫面。
吾輩是隻野貓。
從未想過要為了那淒美的白杉木香而摒棄高潔的身姿。
最後,清光只是把身體捲縮起來,任由時間將令人眷戀的溫度悄悄帶走。

tbc.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