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瓶頸的梁碎

一個存腦洞的地方,目標是天坑級寫手(不



輕微cp潔癖,但是大部分都可以接受,絕對不吃的是安雷瑞嘉跟博天(有不好的經驗

戀習曲【2】 苦澀的小節

戀習曲【2】 苦澀的小節
※多cp,主小一期鶴,俱燭,安清,石青,小狐三日,日壓切
※首次嘗試文藝風格
※一個充滿flag的篇章

『結果你就這樣跟我告白了呢!』鶴丸笑的樂不可支,連手上的咖啡杯都微微顫抖發出不安的科科聲。
『請別在提這件事了鶴丸先生……』一期已經把臉羞愧的埋進菜單中。
自從那次的爆炸性言論之後,冬景就成了一期消磨時間跟工作外食的好去處,同時他也才從同事的口中知道這間【冬景】咖啡早在附近就小有名氣,尤其是店內的店長跟廚師,鶴丸國永跟燭臺切光忠更是被譽為『店內的活招牌美男』。
『鶴丸!不要聊天了,這是三號桌的料理幫忙端過去!』燭臺切從出餐口探出頭督促頑皮的店長工作。
『是是~真是的光忠都要變老媽子了。』
『鶴丸你今天沒有宵夜了!』
『抱歉我錯了!馬上去工作!』青年在廚師的威脅下匆匆忙忙把料理端走,但走路的步伐倒是有點怪怪的,好像雙腳膝蓋有點不靈活的樣子。
而視線從未離開店長的一期一振早就發現這點了,但是卻也不好意思過問。
『抱歉啊!鶴丸他就是喜歡這樣捉弄客人。』燭臺切拉開廚房的門走到吧檯對一期致歉。
『不會,我並不會感到任何困擾的。』一期搖了搖頭吃著自己的餐點,很奇怪,鶴丸好像什麼都知道似的,例如自己喜歡吃和風的鮭魚料理,例如自己喜歡在下班後來一杯暖暖的咖啡牛奶,例如自己……喜歡聽著他的聲音……,一期的耳朵更紅了。
『鶴丸他出過車禍喔。』光忠趁一期思考時把他的桌上的空盤收拾乾淨,換上了一杯熱騰騰的咖啡。
『車禍?』
『他三年前在北海道出了很嚴重的車禍,下半身差點癱瘓,復健了很長一段時間才能正常走路。』光忠修長的雙手輕輕擦拭著咖啡杯,乾淨純白的杯子在陽光下折射出一股溫潤的暖光。
『原來鶴丸先生發生過這種事嗎……』聽者神情複雜的用手指摩挲著杯緣 。
『你果然什麼都不記得了。』
欸从未聽過的聲音突然響起,闖進眼簾的是一名陌生的男子,黝黑的皮膚,銳金的眼眸,棕色的馬尾微微可以看見胭脂紅的挑染,左手還刺有一隻盤旋的黑龍刺青,一副『我不好惹』的氣息撲面而來,令一期退避三舍。
『小俱利~你來啦!』然而燭臺切彷彿無視那股氣息開心的走向對方。
『俱利你來了啊,真是稀客。』收拾好餐桌的鶴丸見到來人打了招呼。
『哼!我只是想要一個人。』
『我看是想光忠了吧!~俱利果然很怕寂寞~』
『才沒有呢!媽…』
『小俱利不準爆粗口!』
貌似是熟人。
但為何自己看到鶴丸在跟他們嬉鬧的時候自己會有點不爽呢?
還有那個叫俱利的人那一句不記得是什麼意思?
一期啜飲了一口咖啡。
嗯,有點苦。

TBC

強制召喚了俱利

评论(2)

热度(23)

  1. piemul832kt遇到瓶頸的梁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