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瓶頸的梁碎

一個存腦洞的地方,目標是天坑級寫手(不



輕微cp潔癖,但是大部分都可以接受,絕對不吃的是安雷瑞嘉跟博天(有不好的經驗

【Two】The A.team-----cost


「浦島,你怎麼了?不多吃一點嗎?」須蜂賀疑惑的叫喚把浦島虎徹從回憶的漩渦中硬生生拉回來。
「謝了二哥,但是我不太餓……」他興趣缺缺的放下手中正切著漢堡排的刀叉,拿起水滋潤了一下發苦的口腔。
「留下吃到一半的食物對廚師是很失禮的行為。」須蜂賀虎徹不悅的這起眉頭「身為虎徹家的孩子怎麼可以那麼如此不知禮數。」他將淡紫的長髮微微的撥到肩後畫出了美麗的弧度,不禁在餐廳又引起了一陣著迷的注視。
須蜂賀虎徹,是警中著名的「警花」,因為有著中性的漂亮外表所以他的一舉一動總是受到大家的注目,但這讓身為弟弟的浦島虎徹非常不適,有時候他寧願跟大哥長曾彌一起窩在辦公室吃著不好吃的飯盒也不想要在眾人雲集的餐廳中被盯著一切的活動。
「我看下次我還是在辦公室吃便當好了。」
「要我放你跟那個贗品獨處一室嗎?作夢!你以後也給我乖乖出來跟我吃午餐。」偏偏他家二哥就是討厭這個同父異母的大哥到一個難以理喻的程度,這更是令夾在中間的浦島總是尷尬到不行。
但是令浦島食不下嚥的也不只這個原因。
「二哥……我記得你曾在我的那個部門工作過對吧?」他有些出神地看著水杯中的倒影。
「我曾經被借調到那裏一段時間過,怎麼了嗎?」須蜂賀優雅放下餐具正視浦島。
「是有人欺負你嗎?我可以讓他躺到太平間…..」
「不是啦!二哥!我在裡面過得很好,真的。」除了日常比修羅場還難熬這點之外。
「我才不相信呢,你那個部門可是專門問題人才的部門,那鬼地方正常人有誰待得下去。」他用修長的手指捲捲自己的髮尾有些負氣。
你這麼說的話那在那裏待了十年的大哥跟進入部門好一段時間的我都不是正常人對嗎……
浦島在心中默默地嘆了一口氣。
「如果你有什麼困難就馬上跟你大哥講,他待了那麼久至少可以處理一些問題。」
「是是……」
這時那份文件的內容重新浮現在浦島的腦海之中,他才想起自己發問的緣由。
「二哥,你知道A.team的事嗎?」
沒想到這隨口一問讓周圍的環境瞬間變得鴉雀無聲,冰冷至極。
又來了!浦島緊張抬頭望著四周,才發現四周的人都好像自己犯了什麼驚人之舉似的死命地盯著自己,狀況異常的恐怖詭異。
而坐在浦島正對面的須蜂賀的臉色更是難看到不行。
「你是聽誰說這個名詞的?」
「這……是我在資料上碰巧看到的。」他緊張的看著二哥越發越難看的臉色。
「看什麼看!再看就送去躺鐵床供我解剖!」須蜂賀一拳用力的捶在桌子發出聲響,還威嚇的吼著。
為了不得罪鑑定科的警花,還是專門驗屍的警花,其他人迅速地回到自己稍早前的反應,談話聲再次淹沒了環境,只是還帶了點難以理解的凝重。
須蜂賀喝了一口水緩解了一下自己的情緒。
「這種資料不可能是現在的你看的到的,是長曾彌讓你看的嗎?」當他再次開口時聲音帶點沙啞和揾怒。
「不是的!是我碰巧在整理堆積的資料時發現的,因為整紙全都被銷毀就只留下一個詞彙我覺得很奇怪所以……」他臨時撒了一個謊來圓一下。
「總之浦島,以後絕對不能在公開場合提到這個詞,永遠不行。」
「為什麼?」浦島不解
「沒有為什麼,你就忘了這件事吧,我下午還有案子,先去忙了。」說完他就拿起托盤離開,留下了百思不得其解的浦島在座位上傷神。

經過餐廳的事後他清楚地明白到A.team的事似乎是所有人的一個忌諱,但這忌諱從何而來卻又不得而知,更是令人喪氣。
抱著成堆的開會資料,浦島心不在焉的想著如何是好月是叫人不去在意雀躍是讓人想知道阿!
「抓到了喔~」熟悉的聲音突然從背後冒出,接著一雙手就遮住自己的視線。
「猜猜我是誰啊~」
「小亂啊。」他無奈地笑著回應
「猜對了喔!浦島加三分。」有著橘色長髮的可愛少女蹦蹦跳跳地從視線死角中探出。
如果你被那所謂可愛少女的外表所騙住,那你就真的傻了,因為藏在那偽裝短裙下的真面目可是一條鐵錚錚的漢子阿!
要不是同期畢業,浦島也會被迷得暈頭轉向,性別錯亂。
「浦島怎麼了嗎?一臉愁雲慘霧的樣子。」他歪著頭問
「就……」他一五一十的所有實情跟亂藤四郎說了一遍,說完後又嘆了口氣。
「原來浦島想知道A.team的事嗎?」
「欸欸!你不要真的說出來啊!」
「有什麼關係,當時我也有家人牽涉其中,知道的比其他人都還要多。」亂斯和不介意的暢談著。
「诶?但是小亂你不是跟我同期嗎?論你的兄弟們的話……」浦島似乎知道點什麼了
「一期先生也是被捲進去的人?」
「這答案不完全正確,只能加一分。」亂笑笑地回應
「不算完全正確?」浦島歪歪頭想了想「小亂,你能告訴我事情經過嗎?」
「浦島是好奇嗎?」
「算是好奇吧……但更重要的是…..」
「是?」
浦島停下腳步,鄭重地說:「我想要知道真相。」
「為什麼你想知道真相呢?」亂也停下來正式的問
「不知道,我就是有這種直覺,這件事情絕對不是書面上寫的那樣。」浦島不懂,唯獨這件事為何他一直掛在心頭,但既然而追求真相是我們的職責那又何必需要理由呢?他直覺這個案子最深的痛不是在物質上而是在心裡,所以浦島更加堅定自己的立場。
「我終於懂浦島為什麼可以進那個部門了,因為你有那種天賦。」亂凝視著他的側臉欣慰的笑著,真不甘心呢,居然輸在這一點上。
「那浦島阿……你知道嗎?想知道真相你需要付出代價喔!」亂突然轉身把人直接推到牆上讓人困在自己的手臂間
「這個代價你負擔的起嗎?」

tbc

沒錯,浦島被亂醬壁咚了
依然希望大家可以多多跟我聊天。
下一章就有日本號大叔慵懶的登場,再來織達組也會出來了,表示上一章只讓一半的人出來秀存在感有點抱歉,浦島弟弟都快變成主角了wwwww

评论(5)

热度(19)

  1. piemul832kt遇到瓶頸的梁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