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瓶頸的梁碎

一個存腦洞的地方,目標是天坑級寫手(不



輕微cp潔癖,但是大部分都可以接受,絕對不吃的是安雷瑞嘉跟博天(有不好的經驗

淺談-壓切長谷部

玩刀劍亂舞有一段時間了,最近在手機小小的銀幕上看到長谷部的身影時其實總是覺得他滿複雜的。
我小的時候去過日本的福岡玩,當時剛好有對到壓切長谷部的展覽,而且還有留下我跟長谷部的合照(因為當時我吵著說要帶日本刀的照片回去跟同學炫耀)所以我對長谷部算是有一種很特殊的情感。
後來因為我是考據狂人的關係,為了研究刀劍的歷史我就把日本史粗略的讀了一遍,而且我有特別細查過織田信長跟黑田官兵衛的部分,以下是我對長谷部的個人分析:

長谷部的官方設定給人的第一印象是一隻忠犬而且是帶著社畜屬性的忠犬,這點一開始滿雷我的,我喜歡忠犬但沒想到我最愛的日本刀忠犬到讓人有些恐怖的地步,所以一開始怕怕的,但看了很多歷史考據後我發現其實長谷部的忠犬其實難免帶了點「自嘲跟自虐的感覺」,他無法忘記信長這點從對話看的出來,但長政給他的影響也非同小可,不然他怎麼會穿著神父服wwwww,從跟日本號的對話中可以看到長谷部對於黑田長政的感激與敬佩但卻無法回報這點令他痛苦著,可高傲的他卻無法跟任何人傾訴這些(最好的下屬最糟糕的同事),只好用忽略的方式來處理,直到被日本號逼出來為止(你們快去結婚!)但他對於信長的尊敬卻也無法捨下,但「下賜」的痛卻讓他對信長的尊愛變成了恨又變成了怨懟(從不動行光的對話中的『反正是被拋棄的』這句話延伸所想),對信長的強烈感情跟對黑田的愧疚讓長谷部最終選擇了遺忘,雖說是遺忘卻也是無法割捨的藏在心裡,可以在很多隻字片語中感覺到,所以長谷部選擇去忠誠的侍奉現在的主上(審神者)或許多少有點彌補的心態,希望這次可以不要留下任何遺憾。

以上純屬個人觀點,想討論的話可以留言。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