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瓶頸的梁碎

一個存腦洞的地方,目標是天坑級寫手(不



輕微cp潔癖,但是大部分都可以接受,絕對不吃的是安雷瑞嘉跟博天(有不好的經驗

戀習曲【5】青蔥色的小節


※多cp,主一期鶴,俱燭,安清,小狐三日,石青,日壓切
※首次嘗試文藝風格

『一張照片就可以讓一個散發電波的攝影師跟另一位現正當紅的戀愛小說家牽起紅線?鶴丸這個梗不錯,我給你90分。』笑面青江的手指無聊的轉著自己垂落的髮絲調笑的說。
『青江你這笑話太冷,我給你60分。』鶴丸有些用力的把對方點的餐點放在在桌上表示自己的不滿。
『我可是很認真的在問你呢!你跟清光是同一間出版社的,兩人又是朋友應該清楚吧。』鶴丸雙手插腰的問著。
『只要你幫我做【那個】我還是告訴你一些事情的喔。』青江笑的有些狡猾。
『好吧…』鶴丸認命的從櫃檯拿出一個淺盤子跟一瓶白蘭地,再推著上面放滿泡咖啡用具的小推車重新來到青江的桌邊。
『啊!我忘記了,光忠給我一個檸檬。』鶴丸朝著廚房喊著
『長傳!』光忠喊一聲之後出菜口就飛出了一顆檸檬,在空中畫出漂亮的弧度………
最後好死不死的直直擊中剛進門的一期ㄧ振。
『啊!』受到檸檬攻擊的人直接應聲倒地,沒有再起來了……
店裡的三人瞬間靜默。
有人用檸檬殺人啦!!!

『真的很對不起,一期先生!』燭臺切以九十度的鞠躬向著頭上還頂著冰袋的一期道歉。
『沒關係的,我沒事。』
『可是您都直接暈過去了!』
『因為我才剛剛經過第三天的熬夜,有點疲憊。』一期揉揉眼下的青黑說
『看來高中的鉛球部主將威力不減嘛!』鶴丸順手泡了兩杯咖啡一杯放在青江後面一杯給了一期。
『年紀輕輕的就這樣操勞可是會站不起來喔。』青江隨口一句黃腔就把一期逗的臉紅。
『這……這……』
『一期你可以不用認真回答,這位老兄是專門寫18禁小說的小說家,算是這裡的常客。』鶴丸手上削著剛剛的兇手檸檬的皮。
『我才不是專門寫18禁呢!只是比較擅長而已。你好,我是春景出版社的笑面青江。』那位青蔥色頭髮的男子自我介紹著
『你好,我是夏景娛樂的一期一振。』一期放下手中的冰袋微微點頭表示禮貌。
『光忠啊,你去幫一期弄份餐點吧!這傢伙肯定餓壞了。』一聽到這句話光忠就像是聽到孩子叫肚子餓的媽媽似的單眼亮了起來『好的,我馬上去準備!』精神抖擻的拉起袖子回到廚房。
『真是充滿母性的媽媽啊……不對是男子。』青江感嘆著,其他兩人則在心裡默默承認了。
但當一期準備要拿起桌上的咖啡入口時卻偏偏被鶴丸給阻擋了。
『等等,我還沒弄完呢!』店長俏皮的眨眨眼,從圍裙口袋中拿出長管式的打火機,點在倒著白蘭地的淺盤子上,易燃的高濃度酒精立刻在盤子上燒成一片小小的火海。
一期不理解的歪著頭看著青江表示疑問,但青江只是笑笑的回應表示他繼續看下去。
鶴丸拿起一個長夾講削成螺旋狀的檸檬皮浸到了還在燃燒的白蘭地中,接著馬上拿起跟著燃燒的檸檬皮,青色的果皮在夾子上燃燒,外頭還包復著夢幻的藍色火焰。
『好漂亮……』一期感嘆著。
鶴丸把燃燒的果皮輕輕的提在咖啡的上方讓沾在檸檬皮上的酒液一點一點的滴到黑濃的咖啡中。
在燃燒完全結束後鶴丸將淺盤蓋上蓋子熄滅,把焦黑的果皮丟掉。
『完成了,青江的最愛-佛萊明戈咖啡,請好好品嚐。』
鶴丸得意的看著被哄的一愣一愣的一期和期待已久的青江。
『我不客氣了。』兩人捧起熱騰騰的咖啡小心異異的喝下。
檸檬的清香跟白蘭地的濃烈香氣,精巧的融合在一起,但是這個原本應該很衝鼻的涼勁卻被濃醇微苦的咖啡美妙的緩和了,變成一股柔和又提神的感覺。
『手藝一如往來的好呢!』青江讚嘆的說
『好好喝,真沒想到咖啡有這種搭配方式。』一期明顯精神了許多。
『想不到的方式可多了呢,我會慢慢給你這些驚嚇的喔!』
『可別臭屁起來了喔!』
『你說什麼啊!』
前面似乎一搭一唱的聊了起來。但是一期卻茫然了,他盯著杯中咖啡色的液體旋轉著……
『咖啡可是有很多想不到的沖泡方式,我會慢慢給你這些驚嚇的喔!』那是一張模糊的無法分別的面孔,但是從語氣依稀可以聽的出來對方在笑。
『是嗎?那我可要好好期待了。』自己從背後輕輕抱住那個人。
『一期,我愛你喔!』那人的手放在環在自己腰上的雙臂。
正當一期一振準備湊近看清楚人的時候……
『一期!』他被拍到肩上的手嚇了一大跳。
『你還好嗎?是不是太累了?』他抬頭看到坐在對面的青江還有一隻手拍在自己身上的鶴丸正憂心的看著自己。
『不!我沒事……只是想到一點事情罷了……』他苦笑著說
『不舒服要講喔!不然年紀輕輕等一下站不起來可就慘了。』青江再次笑咪咪的黃砲著一期一下。
『好了啦!我泡給你喝了!告訴我他們兩人是怎麼一回事情好嗎?』鶴丸突然打斷著
『好啊!』青江爽快的放下咖啡杯說:『他們兩人的事,可妙著呢!

tbc

求被打擊73的檸檬擊中的一期一振的心理陰影面積wwwwww

评论(1)

热度(24)

  1. piemul832kt遇到瓶頸的梁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