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瓶頸的梁碎

一個存腦洞的地方,目標是天坑級寫手(不



輕微cp潔癖,但是大部分都可以接受,絕對不吃的是安雷瑞嘉跟博天(有不好的經驗

【双荒】随神之侧(1)


※主双荒,一目连荒川友谊向(人物occ)
※萌萌的小故事,后面会有虐,但前期很糖,一个荒酱不小心穿越回过去见到以前小荒川的故事。
※荒川神使设定
※自创人物有
※自创过去有

(以下正文)

       荒川之主是晴明手下非常资深的式神。
       在创寮的初期,荒川做为阴阳师手上仅有的大妖,为这个寮尽心尽力,用心带大其他式神,用力殴打大蛇与各色麒麟,有时帮晴明开悬赏,整理御魂,计算觉醒素材数量,用个词盖括就是全能奶爸。
       论花在这个寮上的心血,绝对不比在荒川的治理上少。
       后来随着晴明慢慢找回力量,同伴也慢慢增加,开始有其他能干的人能帮忙分担事情,但这依然没有减少荒川的工作压力,这时的他忙着用游鱼教育刚来的茨木不要乱用爪子抓人,忙着带领小小的妖刀姬熟悉环境,让她知道没人会被她伤到,忙着抓住青行灯,不让她跟其他人讲太多故事避免灵魂被吸走,忙着阻止妖狐去勾搭其他小姐姐,忙着把两面佛塞到神龛中,好换取更多御札凑只万年竹回来。
       直到姑获鸟的出现才让荒川的育儿生涯看到了终点。
       在嗷嗷待哺的孩子们总算长大时,却又来了一批新生儿们,晴明幽怨的看着荒川表示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阿。
       荒川的内心是崩溃的。
       但日子也是一天一天的过去了,被荒川打大的,被姑姑宠大的孩子,也都成为了独当一面的强大式神协助着晴明进行妖怪退至。
       对此,荒川的内心也是欣慰的。
       在击败黑晴明,再次退至八岐大蛇后,太平的盛世是如此美好,但是活跃的妖怪残党依然是带来不少麻烦,这使成为大英雄的安倍晴明依然维持着朝九晚五的退妖生活。
        而荒川呢?则是功臣身退的在阴阳寮里帮忙打点琐事,几乎不再出战,偶尔鬼使黑白带着徒弟们来串门子跟好战的哥哥打一下,其余时间基本还是维持在调整其他式神的御魂,清点符咒,揍揍熊孩子等等。



      「都太平盛世了,你就不能放松点吗?小叔叔。」做为川主恋人的荒此刻不满的抱着荒川把脸靠在他的肩膀上。
       而荒川手上此刻依然忙着其他事务与文件的批改。
      「安逸会使人怠惰,就算是在太平也要随时保持警觉。」荒川把头往后仰蹭了蹭他的脸颊当作安抚。
      「不,我觉得你只是不能适应老人家的退休生活而已。」
      「荒,今晚滚去睡院子,不准进来。」
       荒川之主自交往后出现了一个话题敏感点,那就是年纪,谁都不能说荒川之主老,谁都不能。




       初春的午后,晴明放任式神们在后院里玩耍放松,小妖们在院子中嘻笑打闹着,樱与桃正坐在樱花树的枝桠上开心地畅谈着,树下是难得安静的睡着的茨木跟在旁默默喝酒的酒吞,走廊上博雅跟大天狗坐在阴凉处,正津津有味地讨论著乐理,若不论大天狗的手正纠着妖狐的尾巴的话。
       不远处则是晴明与荒川正在下棋,荒正明目张胆的躺在荒川的腿上享受着难得的枕膝(补偿睡了三天的院子)与阳光的温暖,一目连与惠比寿在一旁一边品茶一边观看棋局。
       甜品的香味伴随着神乐与八百比丘尼的归来,鼻子灵敏的小妖围上去想讨点甜头,一切如同平常般美好。
      「晴明,这个给你。」神乐捧着一个漂亮的包装纸,里面包着一颗颗晶莹的桂花蜜糖。
      「谢谢你,神乐。」晴明接下糖果,摸摸女孩的头。
       很快的,院子里的每个式神们都几乎人手一颗金黄色的漂亮蜜糖,有人乐滋滋的享用着,有的不嗜甜把糖分送出去给其他人。
       所有人里面只有荒川之主把糖放在手中看着,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你再看下去糖会融化喔,荒川。」晴明提醒着。
       荒川这才醒悟似的把糖吃下去,在大家眼中一向做事果断的精明川主很少有走神的时候,这不免惹得人好奇了。
      「荒川原来喜欢桂花糖吗?」晴明微笑的打开扇子问,自黑晴明回归后,晴明就多了这样一个感觉狡诈的小动作,尤其是想套人话得时候。
      「不,想起一个友人而已。」荒川执起黑子落在棋盘上,并未发觉「他也很会做桂花糖,而且非常好吃。」
      「原来荒川也有其他友人,真令人意外。」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晴明。」
      「没有什么意思,什么都没有。」故意上扬的尾音,配随落下的白子让荒川的眉头一皱。
      「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呢?」对方黑子点下,晴明也不急着套随口一问。
      「这个吗……」原本执起的棋子的手突然停在棋盘上方,似乎在思考,最后清脆的落子声却包含了一句爆炸性的回答。
      「大概是我还在作神使的时候吧。」
       这句一出,惊的酒吞喷出口中的酒,浇醒了旁边的茨木,茨木一撞,把树上樱桃姊妹给撞了下来,压在正在追逐嬉闹的山兔孟婆身上,妖琴手滑,一阵疯魔琴心砸在所有人身上。
       后院炸锅了。
       除了一些晕得无法自拔的小妖们正晕头转向,其他式神立刻围拢了上来,七嘴八舌的询问,但他们也发现荒川毫无形象的捧着下巴无法说话,原因是原本躺在膝上的神之子激动的打算坐起询问时,好死不死,额头用力的撞上他的下颔,荒此刻也是捂着额头吃痛的在地上蠕动。
      「是阿,荒川有做过神使,而且还是很长一段时间。」看着痛到无法动弹的两人,一旁看戏看够的一目连好心的接续说。
      「风神大人也知道吗?」座敷凑到一旁问。
      「是阿,因为我在他还在做神使的时候就认识他了。」一目连温和的说。
      「那确实也是一个很令老夫怀念的时光呀,当年的荒川是个青涩善良的小妖。」惠比寿顺顺胡子答腔。
      「我还记得那时毕恭毕敬的叫我连大人的身影,十分可爱。」
      「做事认真,又有礼貌,许多神明都争相的想要荒川当他们神使呢!」
       两位老式神们的侃侃而谈吸引了所有妖怪的注意,而当他们又回头时话题人物的川之主早已逃得无影无踪。
       徐徐留下的只有顶着发红额头还有在分析这庞大资料量的神之子。

tbc

评论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