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瓶頸的梁碎

一個存腦洞的地方,目標是天坑級寫手(不



輕微cp潔癖,但是大部分都可以接受,絕對不吃的是安雷瑞嘉跟博天(有不好的經驗

新文赤字組片段試寫(家太)

这篇是混合哨向导与奇幻的paro,多cp,现代paro,没有塔制度,但是哨兵向导受到严格的法律管理,但向导在法律上有着保证继承人的资格。

太子名雷政(哨兵→向导),家主名紫堂昴(哨兵),cp是家太

【节录】
「我们的父亲是一个很糟糕的人。」雷政踏着步伐轻快的走在前头,仿佛在讲的只是一个轻松的小故事。
「我们四个孩子大多是由不同的母亲生的,卡米尔的母亲甚至还没迎娶进门,而我跟雷狮算是同一个母亲出生的。」
紫堂昴静静的倾听着,因为他觉得今天的雷政需要的不是照顾而是有人听着他说话。
「但是出生那刻就决定一切了,两个儿子都是哨兵,但我却没有任何特殊的能力,但雷狮那蠢材却继承强大的异能与精神力。」奥兰多突然从雷政的影子中跑了出来,蹭蹭自己主人的大腿,水亮的尾巴缠着他的脚踝撒娇的咪了一声。
「从那时候起一切就注定了,我一生只是那个蠢野狮的占位品。」雷政低下身摸摸黑猫的头,猫舒服的发出呼噜声。
「所以每成为哨兵的一秒我都觉得恶心想死,为什么生来就要被一个人压在下头,令人作呕。」
「这就是你冒着生命危险去动了转化手术的原因。」这是紫堂昴才发声回答。
「很划算的赌注不是吗?只用一条命去下注,赢了很好输了也罢。」雷政露出一个狡猾的微笑。
「还可以再恶心雷狮一下,多棒的选择。」
不是生,就是死,黑白分明到一个恐怖的决定在雷政手中却把玩的像是一个银币的正反面游戏,令人捏把冷汗。
「但看看你把自己赌成什么样子了。」紫堂昴不禁皱起了眉有些发怒,突然一把锐利的小刀直直指向自己的咽喉,刀尖染上了血珠。
「精神梦游又怎样,哪怕是全身瘫痪或是终身昏迷我也不在乎。」雷政眼中闪起了那疯狂的光芒近乎遮掉一切的感情「只要能在那些小看我的人身上捅上一刀哪怕死我也愿意!」头顶的路灯突然闪烁起来,随着一闪一闪的灯光,奥兰多的身姿突然产生变化。
原本他优雅的坐在灯光下舔着爪子,一个闪烁后,那处却出现一只凶狠的美洲豹,白森森的利牙从嘴翁露出配上沉闷的低吼表示着主人的愤怒。
此刻紫堂昴总算是看懂点眼前这个大男孩的真面目了。
他不是一只任性的家猫,而是一只隐身在黑暗的豹,被黑暗逼疯的他早已失去常识 ,但讽刺的是雷政如今也只能靠着这份疯狂存活。

求人指点一下,最近疯狂喜欢太子但是他真的好难抓感觉QAQ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