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瓶頸的梁碎

一個存腦洞的地方,目標是天坑級寫手(不



輕微cp潔癖,但是大部分都可以接受,絕對不吃的是安雷瑞嘉跟博天(有不好的經驗

一個被我刪掉的結局,佔TAG抱歉

这是我原本一篇文家太线的he后来被我删了改成be了(这代表我对太子的爱(不

内容大概是哨向paro,现代社会,没有塔制度,太子在复仇家族后重伤昏迷被家主救着,醒来后溜了让家主满世界找人,最后在俄罗斯森林的古井中发现摔下去的黑猫太子(不

太子(哨兵→向导)的精神体是黑豹→黑猫(叫奥兰多),家主(哨兵)的精神体是北极狼(叫虚)。

太子私设叫雷政
家主私设叫紫堂昴


















「你还带着这个啊。」雷政看着紫堂昴手上的戒指,昴二话不说拿出挂在脖子上的另一枚对戒戴回到他的手上。
雷政满意伸起手看了看手指上的饰品,黑耀石在夜光下闪闪发亮,银制戒环也晕着柔柔的白光,十分的赏心悦目。
「可是我又没有说我要戴。」说完他作势要把戒指拿掉。
紫堂昴突然狠狠的抱向他,用力的把他嵌到自己的怀中,雷政被抱的有些呼吸困难但也意外的安分。
主要是因为他刚刚差点又被这人撞的从丼口滑下去,这次摔下去大概真的就没救了。
在地理威胁下,雷政被迫坐在他的手臂上的被抬着离开,一旁的北极狼背上背着自家黑猫耀武扬威的跟在后面。
他依然打死不肯跟紫堂昴说任何话,整个人挂在教授的肩膀上盯着后面精神体的一举一动,温暖慢慢染上自己的身体,褪去在井底染上的刺冷,每次总是这样毫不迟疑给与自己暖意,只是这次没有若即若离的推脱。
算了,躲躲藏藏这么久,一辈子就一辈子吧。
他放松身体,蹭了蹭紫堂昴颈脖,拉紧身上盖着的风衣。
贴着咽喉他听到了教授的一声闷笑,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一声闷笑了。
「这次想去哪里?」紫堂昴低下头温柔问着雷政。
「温暖的地方,我受够下雪了。」他蹭了一个舒适的姿势。
又走了一段路,山林间回荡着踩碎落叶的喀嚓声。
「不逃了?」
「不逃了。」
淡淡的吻正交换着。

评论

热度(7)